国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从魏征直谏——聊一聊古代的谏诤

文章作者:www.karenfaunce.com发布时间:2019-09-30浏览次数:1348

中国古代是封建社会,因此形成了自己的监视系统。从检查功能的三个方面,可以分为对上层的警告,对下层的监督和弹imp以及对左右的相互约束和监督。这次,我们主要看一下警告。

“训诫”指的是说服力,训诫指的是直言不讳,因此,训诫是向君主或上级提供劝说性建议。官ad的实质是我国封建社会独特的重要行政监督制度。它早在尧舜时代就萌芽了,并从秦朝制度化过渡。它在魏晋南北朝发展,并在唐代趋于完整,一直持续到清代。训诫的起源较早。它起源于道德观念的产生和古代人身份的分化。

与其说是系统,不如说是功能或监视方式。这项功能可以发挥多少作用,以及在封建社会中是否真的可行,我们从几个不同的方面对其进行缓慢分析。

(魏政和唐太宗)

训诫的特征:

1、谏诤涉及的范围非常广泛,无论是上到国家大事还是小到官员的行为活动,都可以用谏诤的形式。

2、谏诤的途径方式很多。按照规定,自公卿大夫、牧守县令,甚至庶民男女都可以提出谏诤。

谏诤的方式分为五种:

一为用旁敲侧击的方式提出的讽谏;

二为用比较柔和的态度,并不正面顶撞而妥为劝说的方式提出的顺谏;

三为依据祖制、纲常、法律来规劝的规谏;

四为直接针对不法无道事件提出异议的致谏;

五为更加直接不留情面的提出自己意见的陷谏,

正所谓“言国之害,忘生为君,不避丧身”,五种方式由轻及重,又如孔子所云:“谏有五,吾从讽。讽也者,谓君父有阙而难言之,或假托他事以陈其义,冀有所悟而迁于善。”真正有觉悟行使这一职能的官员,杀身之祸也是长伴其左右的。

(敢于直谏的司马迁)

3、历代都规定主要文武大臣都有谏诤之责,设有专职的谏官。

从这三个特点看来,给人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有这样一种职能的存在,对于统治者的统治,官场清廉,必然是有益的,只不过有益归有益,而它真正能发挥出来的作用真的如同看起来那般大吗?

谏诤的益处:

1、首先它最直观的方面是一谏议对君主有一定匡正作用,一个敢于进言发的谏官,可以帮助君主或上司纠正错误,以及提出许多具有建设性的意见。就像在贞观之治时,唐太宗李世民评价魏征:尽心於我,献纳忠谠。”意思是说,魏征忠心耿耿,为了国家献出良策,而那句最出名的评价是: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这个意思就是说魏征是一面镜子,可以反映出君主的过失。那魏征这样的敢于进言的人对于李世民来说,到底有多重要呢?我想这一段史料可以反映: 贞观十九年,李世民亲征边疆,损失惨重,死伤上千,李世民非常懊恼并叹息说:“如果魏征在世的话,他就不会让我去打仗,哪里会损失如此惨重?”由此可见,魏征之所以成为千古之名臣,是源于他铁骨铮铮的谏诤。

(魏征)

2.从思想的层面上看来,谏诤这一制度,可以说是起源于道德的一种监察制度。既然如此,那么这一制度的传播与应用便会促进整个社会风气的从善如流。从中国古代谏诤制度所折射出的士人心态,可以清楚地看到传统道德对士人信仰、精神、思维、生活方式产生的影响。从当时的社会看来,这一影响是有益的。

3.从制度层面来看,在当时的封建社会中,谏诤这一制度的存在,给封建专制蒙上了一层民主的色彩。虽然不能对标现在的言论自由,但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就如同古文中所说的:群臣吏民,能面刺寡人之过者,受上赏;上书谏寡人者,受中赏;能谤讥于市朝,闻寡人之耳者,受下赏。”

不过,鉴于当时的社会环境,谏诤这一制度,很难发挥出它应有的效果,原因如下:

1、之前说过谏诤涉及的范围很广泛,大事小事都可以谏诤,但是君主却没有必须听从谏诤的义务。

出于对君主的忠诚和国家的安危,历史上确实有很多人“冒雷霆,犯颜色,吐一言而终”君主,不但要求谏诤者,要出于忠心和尽心竭力,还更要求臣下进行谏诤的内容,要符合自己的私心私欲。要会察言观色,如果触到了逆鳞,直击君主的痛处,冒犯到他的尊严,那么就会被视为大逆不道,给予打击。

(唐太宗)

在古代,因拒谏而遭屈遭贬以至于杀害的谏诤者的事例是很多的,当时的伦理理论是:为人臣礼不显谏,三谏而不听,则逃之;子之事亲也,三谏而不从,则号泣而随之。君主鼓励臣民谏诤,设有专职的谏官,但那只是君臣之间的一种道德上的契约,没有一套与见证相关的制度来约束君主必须听从,听与不听,从与不从,一切由君主自己决定,那么见证制度也必然成为一纸虚文。

2.在专制制度下,种种弊端一直伴随着谏诤制度而存在。

理论上人人都可以进行谏诤,但其实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就像明朝有制度“凡有利国利民之事”,臣民都可以用建言的形式“具状自下而上陈告”。虽然看起来给了人民很大的权力,但其实这种建言是由各级政府控制的,需要通过官府查审,其实质是在限制人民对朝廷的议论。更严重的是皇帝和权臣往往会违背明文规定,对认为戳中自己隐私痛处的地方,采取强暴的镇压手段,甚至是杀戮不一而足。由此可见,冠冕堂皇的表示并不符合实情。

3.古代的文武百官都有谏诤的职责,也有专职谏官,但绝大多数的文武大臣,却为自身的利益而不肯冒险进行谏诤,而专制君主也很少重视谏诤。

谏诤这一方式,往往被统治者用来装饰门面。就像是谏官的官位虽高,但却没有实际的职责,“设其职而虚其事”;谏官的地位虽荣,却没有进言的机会。从谏诤的要求来看,只有具备政治正义和社会良心的人才有可能成为称职的谏臣;只有真正理解为君之道,并且有虚怀若谷精神的人才有可能成为贤明的君主,然而纵观历史长河这样的大臣与君主有几个呢?

4.我们看一看一些历史名人的例子:关逢龙因谏夏桀而遭杀;比干因谏商纣而被剖心;屈原因谏楚王而被流放泯罗江;伍子胥因谏吴王而被杀,头颅高挂国门之上;司马迁因谏汉武帝而遭受宫刑……真正如魏征这样从一而终的又有几个呢?“险者亦往往借以某利”历史上留下来的是大量“谏臣死而谕谀臣尊”的记录。

(屈原)

评价:

对于这样谏诤制度有它好的方面,也有它不好的方面。虽然它作用有限,但我们也不能否认它的历史意义,毕竟也出现了像魏征这样敢于进言从一而终的大臣。

当然,我们更要看到的是,它在当时那个年代的不切实际性,应该引起我们的借鉴与反思。也不妨对标一下我们现代的言论自由,应该感叹庆幸我们处于这样一个年代。虽然它的作用有限,但我们正确的认识谏诤却是益处无限。

我们当下所努力的方向应该是如何让一个好的制度不应该只成为门面的装点,不能让它金玉其外败絮中,让它在现代发挥出它应有的作用。

参考文献:《中国古代政治制度史》

《忠臣传》

《战国策》

《澹园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