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专题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女子占6座给娃睡觉,个体权益和公共利益如何抉择?

文章作者:www.karenfaunce.com发布时间:2019-09-30浏览次数:1728

原武林第2019.7.29号我想分享

女性占6睡,如何选择个人权益和公共利益?

作者:农民城

7月24日,有网友爆料,一名带着孩子的女乘客买不到卧铺,买了两排6个硬座,引起其他乘客质疑。目击者说,女乘客让了一些棚户区居民坐下,晚上她的孩子要睡觉,让路时引起争议。铁路业内人士说,成年人可以购买N张儿童票,只有在火车不拥挤的情况下才能让孩子们睡觉。

据了解,一个成年人可以买4张儿童票,但是女人买了6张票。这样,用亲朋好友的有效身份证件购买的其他5张车票可能是成人或儿童。面对这种情况,路政部门会怎么办?

以前也发生过类似情况。铁路公司负责人说,无论是用几张身份证购买的,即使和他一起旅行的人没有走,持票的人也可以坐在座位上。铁路集团卖票时,相当于与乘客签订了合同。只要乘客不执行退票或换票之类的操作,票就属于乘客本人,并且该乘客有权授权其他乘客使用该座位。

如果这确实可行,那么问题就来了。这是否意味着只要有足够的身份证,个人就可以随意坐一个合理的席位,而这个数目也不算太高?在这种情况下,这是否占用了额外的公共资源?那些没有买票或以相同价格买票的人应该买什么呢?被占领的乘客的权利得到维护,其他乘客的利益也没有得到维护。显然不是这样。

此外,这种方法似乎是在维护个别乘客的实际权益,但实际上也存在许多漏洞,并且会出现许多问题。

例如,有一种情况,如果我用朋友的身份证买了很多票,然后在火车上以高价卖给坐着的人,这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秩序,并依靠公共资源谋取私利。那我该怎么办?而且,这只是一种或两种“缺失”的可能性。潘朵拉魔盒完全打开后,将有更多无法控制的可能性。

我不否认女人带6个卧铺睡觉是很合理的。一个人要带两个孩子出去并不容易。但是当涉及到持有多张票是现实的事实时,谁能保证这样做的每个人都像女人一样纯洁和体贴?那么,个人的权利是什么?如果没有,相应的漏洞和问题将被无限放大。他们甚至可以用扞卫个人权益的旗帜制造更多与众不同的东西,并为社会增色。谁负责这种情况?

当然,确实有很多乘客有某些特殊需要。合理部分应根据实际情况予以照顾。可以在特定情况下进行分析,但确实不应盲目默认“一个人,很多票”的现象。一方面,火车票通常是“很难找到一张票”。另一方面,默许“一个人多票”在一定程度上会加剧“一张票很难找”的尴尬境地。与公共资源的公共利益将发生真正的冲突。如果两者之间有伤口,哪一个受伤,那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

因此,对于“一个人,很多票”的现象,最好有制度上的规范和约束,以确保它不会增加公共资源和公共利益。同时,可以根据公共资源的具体情况来判断个人的合理诉求和合法权益。如果资源短缺,那么只能将公共利益放在首位;如果资源充足,并考虑到个人的合理需求和合法权益,那么现在还可以如何一举获得更多?

个体权益和公共利益,绝非两不相容之物,是可以调和的。顾此不一定失彼,尤其是在追求后者的同时,还是有很多路径能够兼顾前者的。对于这一方向,我们应该探究不止。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女子占6座给娃睡觉,个体权益和公共利益如何抉择?

作者:默城

7月24日,有网友爆料,一名女乘客带着孩子,因买不到卧铺,买了两排6张硬座,引起其他乘客质疑。目击者称,女乘客曾让一些无座乘客坐,晚上她的孩子要睡觉,让位时引发争议。铁路内部人士表示,一个成人可买N张儿童票,在列车不超员前提下,才能允许孩子用来睡觉。

据了解,一个成年人最多可以买4张儿童票,可这位女子买了6张票。这样看,其其他五张票用亲朋好友的有效身份证明买的,可能是大人也可能是小孩。面对这种情况,道路部门会如何处理?

之前出现过类似情况,有铁路公司的负责人表示,不管是用几张身份证进购买,即使同行的人并未前往,手持车票的人也是可以占用座位的。铁路集团在售卖车票时,相当于已经和乘客签订了相关合同,只要乘客没有进行退票、改签等操作,那么这张票就是属于乘客本人的,乘客有权授权其他乘客使用该座位。

如果这样真的可行,那问题也来了,这是否意味着只要有足够的身份证,个体可以随意合理占座,而且数量不嫌?这样的话,是不是属于占用了额外的公共资源?那些没买到票的人,或者花了同样价钱却只买到站票的人,又该怎么办呢?占座乘客的权益得维护,其他乘客的权益就不用维护了?显然不是这样的。

再者,这种方法看起来是在维护一些个体乘客的现实权益,但实际上也存在不少漏洞,也会衍生出不少问题。

比如,有一种情况,如果我用朋友的身份证买了多张票,并且在列车上向无座的人高价兜售这些车票,扰乱正常的市场秩序,并依靠公共资源牟取私利,那又该怎么办呢?而且,这只是一两种“失序”的可能,潘多拉魔盒一旦完全打开,会出现更多不可控的可能。

不否认,女子占6座给娃睡觉这一个例,是相对合乎情理的,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出门也确实不容易。但当手持多个车票占座这事成为现实常态,又有谁能保证每一个这样做的个体,都像这位女子一样想法和诉求如此纯粹?如此合乎个体权益呢?如果不能,那相应的漏洞和问题就会无限放大。他们甚至可以打着维护个体权益的旗号,去做出更多的越轨之事,给社会添堵,那谁又来为这种情况负责呢?

当然,确实有很多乘客有一定的特殊需求,对其合理部分应该进行符合实际情况的照顾,可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但确实不应该盲目默许“一人多票”的现象存在。一方面,火车票在大多时候都是“一票难求”的,另一方面,默许“一人多票”,某种程度上也会加剧“一票难求”的尴尬状态,如此,个体权益就会和公共资源公共利益产生现实冲突,两者必有一伤,哪一方伤了,都不是我们想看到的。

所以,对于“一人多票”的现象,最好还是有制度性的规范约束,最大程度保证其不给公共资源和公共利益添堵。同时,个体的合理诉求和正当权益,可以根据公共资源的具体情况来给予相应的判断,如果资源短缺,那只能公共利益优先;如果资源宽裕,顾及个体合理诉求和正当权益,呈现出的也是一举多得状态,何乐而不为呢?

个体权益和公共利益,绝非两不相容之物,是可以调和的。顾此不一定失彼,尤其是在追求后者的同时,还是有很多路径能够兼顾前者的。对于这一方向,我们应该探究不止。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