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专题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赛迪智库丨国际发展环境呈现四大特征,世界制造业格局面临重大调整

文章作者:www.karenfaunce.com发布时间:2019-10-22浏览次数:785

Ceddy认为国际发展环境具有四个主要特征。世界制造业正面临重大调整。中国电子报4天前我想分享。自进入新世纪以来,新的工业革命不断涌现,信息网络技术日新月异。制造方法,组织形式,商业模式和技术创新路径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同时,反全球化趋势开始出现,贸易保护主义正在上升,全球价值链重组的机会也开始出现。发展格局面临重大调整。面对更加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中国的制造业转型升级和未来发展将面临更多不确定因素。要准确判断新形势,抓住机遇,迎接挑战。

功能一

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深入推进

当前,新一轮的技术革命推动了全球产业呈现出颠覆性创新和持续创新的新趋势。以信息网络,智能制造,新能源和新材料为代表的全球技术创新浪潮主要体现在信息中。技术与传统制造业的相互渗透和深度融合正在掀起新一轮的产业转型,这对制造业的发展具有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各国试图利用新技术和制造业的融合优势,在全球制造业高端领域中占据有利位置。中国制造业正面临一系列挑战,例如顺应趋势,实现产业转型和升级,把握全球价值链高端发展机遇的能力。它还面临着可能由新一轮变革带来的市场垄断,以及关键领域的技术研究困难。

功能2

逆向全球化已经开始出现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以价值链为主导的全球化并没有消除该国发展之间的不平衡,这导致人们反思全球化的负面影响,并将其归咎于过度全球化,反对全球化。思想开始浮出水面。反全球化趋势导致发达国家缩小了全球经济布局。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倡和颁布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美国声称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及英国脱欧在英国被视为反击。这充分体现了全球化的力量。

可以看出,全球化进程的失败是不争的事实。此外,国际贸易保护主义的加强与全球贸易规则的调整交织在一起,在不断变化的国际贸易环境中,中国也将面临新的挑战。这些现象的出现,不仅会影响到各国的经济发展与合作,而且会导致对全球贸易增长的抵抗力增强,并将对全球经济复苏和制造业生产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特征三

全球制造业竞争格局正面临重大调整

目前,全球制造业分工正面临结构调整趋势,中国制造业正面临“高端回流”和“中低端转移”的双重压力。一方面,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发达国家为了振兴经济和防范金融风险,实施了重塑制造业优势的重工业化战略,并试图抓住国际竞争的制高点。制造业从中高端开始。例如,美国发布了《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德国发布了《工业4.0》,依此类推。在发达国家的各种政策倡议下,一些中高端产业开始出现回报。

另一方面,新兴经济体正在新一轮的国际分工中发挥更大的优势,利用资源和劳动力的成本优势,并积极地进行中低端制造业的产业转移,例如越南和印度。东南亚一些国家已经开始在中低端制造业中发挥优势,依靠资源和劳动力的比较优势,以较低的成本接管了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转移,这给东南亚国家带来了沉重的负担。中国传统制造业发展面临的挑战。

特征四

全球价值链重组已经开始

自1970年代以来,以产品内的劳动分工为代表的国际劳动分工使全球经济紧密相连。国际生产已经突破了传统的“中央外围”模式,并转变为全球价值链生产模式。在这种背景下,美国作为全球霸主,通过控制价值链的核心环节,通过外国投资和离岸外包控制了全球价值链,实现了世界知名的经济发展。

但是,美国经济稳定,最终引爆了全球金融危机。自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随着国际生产要素的结构发展和生产组织的革命性进步,国际贸易的结构发生了变化,国际产业转移又回来了,发达国家的跨国企业受到高度重视。通过价值链的分裂和转移。在价值领域,发展中国家只能通过简单的组装等方式进入价值链的低附加值领域,全球价值链面临重构的机会已经显现。

作者张厚明(CCID工业经济研究所金融政策研究室主任)

收款报告投诉

自从进入新世纪以来,新的工业革命不断涌现,信息网络技术日新月异,制造业的制造方法,组织形式,商业模式和技术创新路径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同时,反全球化趋势开始出现。贸易保护主义正在上升,全球价值链重组的机会已经开始出现。世界制造业发展格局面临重大调整。面对更加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中国的制造业转型升级和未来发展将面临更多不确定因素。要准确判断新形势,抓住机遇,迎接挑战。

功能一

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深入推进

当前,新一轮的技术革命推动了全球产业呈现出颠覆性创新和持续创新的新趋势。以信息网络,智能制造,新能源和新材料为代表的全球技术创新浪潮主要体现在信息中。技术与传统制造业的相互渗透和深度融合正在掀起新一轮的产业转型,这对制造业的发展具有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各国试图利用新技术和制造业的融合优势,在全球制造业高端领域中占据有利位置。中国制造业正面临一系列挑战,例如顺应趋势,实现产业转型和升级,把握全球价值链高端发展机遇的能力。它还面临着可能由新一轮变革带来的市场垄断,以及关键领域的技术研究困难。

功能2

逆向全球化已经开始出现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以价值链为主导的全球化并没有消除该国发展之间的不平衡,这导致人们反思全球化的负面影响,并将其归咎于过度全球化,反对全球化。思想开始浮出水面。反全球化趋势导致发达国家缩小了全球经济布局。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倡和颁布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美国声称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及英国脱欧在英国被视为反击。这充分体现了全球化的力量。

可以看出,全球化进程的失败是不争的事实。此外,国际贸易保护主义的加强与全球贸易规则的调整交织在一起,在不断变化的国际贸易环境中,中国也将面临新的挑战。这些现象的出现,不仅会影响到各国的经济发展与合作,而且会导致对全球贸易增长的抵抗力增强,并将对全球经济复苏和制造业生产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特征三

全球制造业竞争格局正面临重大调整

目前,全球制造业分工正面临结构调整趋势,中国制造业正面临“高端回流”和“中低端转移”的双重压力。一方面,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发达国家为了振兴经济和防范金融风险,实施了重塑制造业优势的重工业化战略,并试图抓住国际竞争的制高点。制造业从中高端开始。例如,美国发布了《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德国发布了《工业4.0》,依此类推。在发达国家的各种政策倡议下,一些中高端产业开始出现回报。

另一方面,新兴经济体正在新一轮的国际分工中发挥更大的优势,利用资源和劳动力的成本优势,并积极地进行中低端制造业的产业转移,例如越南和印度。东南亚一些国家已经开始在中低端制造业中发挥优势,依靠资源和劳动力的比较优势,以较低的成本接管了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转移,这给东南亚国家带来了沉重的负担。中国传统制造业发展面临的挑战。

特征四

全球价值链重组已经开始

20世纪70年代以来,以产品内分工为代表的国际分工使全球经济紧密联系在一起,国际生产突破传统的“中心外围”模式,过渡到全球价值链生产模式。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作为全球霸主,在把控价值链核心环节的同时,通过对外投资、离岸外包等方式进行全球价值链的治理,获得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发展。

然而,美国经济脱实向虚,最终引爆了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随着国际生产要素结构性发展和生产组织方式革命性进步,国际贸易结构发生变化,国际产业转移出现回流,发达国家的跨国企业通过价值链拆分和转移占领高附加值领域,而发展中国家只能通过简单的组装等方式进入价值链的低附加值领域,全球价值链面临重构的契机已经显现。

作者张厚明,系赛迪智库工业经济研究所财经政策研究室主任